關注微信享紅包

疫情致使美國印刷廠面臨大面積裁員,基本停產

印小匠
    疫情不僅在北京印刷廠帶來復工復產壓力,在歐美快速蔓延,給當地印刷企業帶來的壓力開始顯現。
    3月20日,位于美國洛杉磯的辛克萊爾(Sinclair)印刷公司宣布大幅裁減員工數量,基本停產。
    辛克萊爾隸屬于美國最大的書刊印刷企業之一CJK集團,主要從事高端商業、書刊和目錄印刷,擁有單張和卷筒紙膠印機以及數碼印刷機等生產設備。
    CJK集團有關人士表示:由于對新冠疫情結束后市場、客戶和行業情況無法做出清晰的判斷,我們認為最好的決定就是,立即進行必要的裁員。
    辛克萊爾一度擁有120名員工,目前將只保留一個小團隊,處理未完成的訂單。
    有關人士還表示:待疫情結束后,將重新評估業務情況,并確定辛克萊爾公司何時或是否繼續開展業務。
    問題是:人都沒剩幾個了,以后還有多少重啟的可能?
    辛克萊爾只是疫情之下,美國印刷業困境的一個縮影。當地印刷行業媒體將其稱為:疫情的“早期受害者”。
    看了美國同行的境遇,不知道各位老板有何感想?恐怕不少人會感同身受。
    到目前為止,3月也沒剩幾天了,雖然多數印刷企業都已復工,但一個顯而易見的問題是:訂單不足。在商業印刷領域,這個問題又尤為突出。
    據三好同學粗略了解:目前,訂單量能恢復到往年七八成的企業,已經算是相當不錯。有的企業只有五六成,甚至三四成。
    由疫情帶來的挑戰,聯想到近年來印刷圈遭遇的諸多困境:從環保施壓,到紙價飆漲,再到跌宕起伏的中美貿易戰,一波未平一波又起。這一年又一年,老板們過得真是不容易。
    2020年初,隨著中美第一階段貿易協議的簽署,本以為會迎來相對平靜的新年景。未曾想,疫情又突如其來……
    另外一些以外單為主的企業,為規避美國加征關稅的影響,均選擇在越南投資建廠,將部分產品轉移到海外生產。
    對其他一些印刷企業來說,貿易戰的直接影響或許并不明顯,但未必能完全置身事外。因為其服務的客戶,很有可能會有來自美國的訂單。
    假如貿易戰最終失控,其對中國經濟的深遠影響更是難以估量。
    所幸,自2019年9月開始,中美雙方的談判進程開始加速,并最終在2020年1月簽署第一階段經貿協議,原定的部分加征關稅措施也并未真正實施。
    從環保施壓到紙價飆漲,再到中美貿易戰,這三個意外因素基本構成了2016年以來印刷業發展不可忽視的大背景。
    其中,環保壓力主要來自政策層面,對多數印刷企業的生產經營都產生了直接而又深遠的影響;紙價短時間內大起又大落,使部分印刷企業的成本管控能力大打折扣。而中美貿易戰則在訂單層面,對印刷企業提出挑戰。
    這么一想,最近三五年,咱們印刷企業確實活得都不易、過得都挺難。
    然而,盡管歷經重重挑戰,多數圈內老板最終都挺了過來。這充分體現了印刷企業的頑強與韌性。
    如今,疫情帶來的暫時性困難更大,不確定性更多,對印刷企業的風險管控能力近乎是全方位的考驗。但只要老板們咬緊牙關、堅定信心、理性應對,挺過最艱難的這段時間,以后還會有什么過不去的坎兒么?
永乾控股理财靠谱么